房管管管管管吧再不管管管管就管不住了

幸识-

您好,我是言白。

不是画手也不是文手,一个沙雕博主

圈子/第五/墨香/

--墨香是初心,纵然以后不喜欢,不信任,也绝对不会踩.

--冰秋一直一直是心头明月光.


底线不拆cp;
墨香:薛晓.追凌.桑仪.双玄.权引.
第五:摄殓摄.欺诈.

挺好说话,不是莫名其妙的人都好相处。碰到傻逼我就杀你妈。

第五不吃杰园/佣园/殓园/摄香(有点雷社园
魔道不吃双道.

对宋岚艾玛无感。

|奈布|薛洋|裘克|特蕾西|玛尔塔|肥宅快乐言某人

比较暴躁。(?)睿智退散。角度刁难get。没了。

我真的好雷摄香杰园裘盲(

记梗xd

*兰闺惊梦x另一面

*白切黑  上课无聊想的

*设定是另一面杀手   目标是收养艾玛的富豪   他有个儿子是杰克   然后艾玛杰克都不喜欢这个花心恶霸富豪。没了。

*再说  艾玛本身可以为了艾米丽众叛亲离阿拉(bu我在说什么

-改天补档xxxx


  仆人走到艾玛身旁低声一句。

  艾玛"嗯"一声,扭头道,“啊,这次宴会.......小女补习老师来了,缺席真是抱歉。”罢,提裙一套做了面子便走。

  她身为贵族养女,自然不会那么差。许些宴会不想参加,便趁早吩咐仆人到时作为借口罢了。

  再说反正丢的是这个“父亲”的脸,再好不过。

  ---

  进去前,仆人好心提醒了一句,“艾玛小姐喜暗,所以房间就是黑的,常年也不拉帘,艾教师适应一下。”

  嗯,可真够暗的。艾米丽垂眸望着床。

  要不是为了刺杀这个富豪,而唯一的接近办法只有这个女儿-----艾玛-伍兹作为媒介,她怎么会来这教什么破书。

  “嗯......艾米丽-黛儿?我看你不是来教我什么的吧----”

    “说吧,我哥,我养父,看上谁了?”

     艾米丽看了一眼微微露出的门缝,眼前的姑娘,是一名年纪尚小的女孩,表情却不是这个年纪该有的假笑。

     不过实话说,她笑起来,很好看。

   “不......我只是来教你医术的。”

    “......是么。我改天想学回来找您的,亲爱的老师,请?”艾玛手摆向门,笑容还是没变。

       “.......。”是吗。这么快就送客,还要硬着做全套面子,辛苦了,不过,她也的确不想教什么书。不过。接近目标.......。

      “这个可不是您定的呢。”艾米丽走向大门口,突然转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"我是一名教师,有权利管什么时间上课,以及学生呢吧。"

   -----

我不写了  改天补档再改改  好尬哦(小声bb

    

  

  

记梗

 --------

  裘克是开着数据在外面打的双监管者。

  白皙的手不停的操作,表情却是越来越不好。

  半晌,气愤地吐出了一句“啧,橙色红色一直跳,害得我被盲女溜........锯都卡障碍物了......,垃圾第五毁我青春。”

  看着屏幕中的人物又卡住,锯子没拉过板,裘克的秀眉皱了皱。

  "怎么了么.......学长,要我过去帮忙吗。"一道清朗的嗓音传到裘克的耳机上。

  “不用,没事。”

  —--被砸了。啧。裘克心中默念。

  “晕这么长,这盲女不会点巨力了吧......”裘某人在新的板子与盲女僵持,自顾自喃喃道。

   仅是这一段时间,屏幕中剩三个人的局,一个坐椅子一个倒地,最后一个盲女的血突然减了一格。

  裘克还没反应过来,淡淡的顺手过板刀,盲女进入倒地状态了---

  ”什么玩意?没砸板?话说怎么倒了-----"

   另一边麦便传来了声音,“把盲女挂了吧。学长是因为什么失误了么?我看学长追了半天   才砍了一格就过来了。"

   “没什么。比较卡罢了。”裘克:哼

  话音刚落。屏幕便出现了五个大字“求生者已投降”

  大获全胜。

--------

比赛中段时期)

  裘克牵着人,面前的人物看他过来 便拆了这把椅子。

  许是天降正义,园丁在拆完椅子后养的雾区  被过来的杰克厄运震撼了----

  刚放下气球准备砍人的裘克:.......

  屏幕上的人物向裘克这边走过来。然后用失常修好椅子。

  “......谢谢。”

  “学长加油,等下如果要修椅子叫我一下。”

   “嗯.......”

------

现在的男生都这么开放的吗(

昨天下午我在涂鸦   听见他们谈盗笔”吴邪和张起灵本来就是一对的啊”

手抖了一下 

你好骚啊


我好像白嫖很久了(oh

想吸惊!公主竟当第三者

tag应该很冷.....看了眼自己的儿童画......哭出声

“巫师说,这个公主很可爱。”

“巫师说,隐身咒在他的面前其实毫无意义,但他没想到公主会把他手中的青蛙当做一直陪着她的宠物。”

“巫师说,他总觉得不用妹妹的解药,公主也可以把他变回来。”

“公主你配的治疗药水,我觉得,比咒术的解药还好喝。”

  沙雕欢乐多

和同学情侣名甜蜜双排  排到人前还好好的    排到  等待大厅就出bug了 然鹅同学那是没问题的。
  赛前:
  我:诶你换玫瑰爵吧我俩玩情侣装啊哈哈哈哈哈哈
  同学:ojbk
  
  开局前是我说“八杀八杀,别放人”
   开局后也是我要佛“七杀了  盲女放了吧.....”
   王境泽定率  不关我事(大声bb
   第一局:快乐表演真香  同学:白眼
   第二局:奈布奈布奈布!!佛他佛他!!同学:......
    那局同学被奈布打了一枪让我追   被我放去修机了(快乐)  最后还是她带的地窖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
   第三局:狼崽!!眼神明示!同学:就放它一个 别放了
   那局同学被狼崽打了两枪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    我也不好意思放了  狼崽被我亲手带去椅子惹(赛后还秒退1551
   那局她挨了五枪估摸有  我:脑阔疼不疼哈哈哈哈哈哈
  
   这年头还有双监管者玩空军的啊......不过我把原皮空军挂上椅子    后一秒琼楼遗恨空军给枪   这是什么骚操作啊哈哈哈哈哈
   ps:原来赛前监管者发言  求生者看不见啊噗   求生者不知道他们问我俩情侣回复和认锅友发言
  
  双监管者真的很魔   身为奈吹/同好    游戏可以输奈布/锅友必须放    结果他们直接跑过来给枪  
   是大猪蹄子怎么了!!(理不直气也壮

医园医刀脑洞

*花吐症需要与心爱之人亲吻  否则会死去
记得是杰佣同人某位大大画的图  借梗嘞。码一下。写是这辈子都不会写的。
--
园丁得上了花吐。某一天开始。庆幸的是她知道爱的人是谁。
而医生得上了某种“病”需让心爱之人恨自己。
艾米丽又怎么会让艾玛恨自己呢。
--
一个午后。艾玛来找艾米丽,艾米丽浅笑说自己有点困。然后在树底下,背着光躺在艾玛腿上睡去。
“艾玛,要是我就这么睡着了,不要叫醒我哦。”
艾玛内心微微不安。却还是笑着回道,“好。”
再也没有醒来。
--
入殓师顺路走过。瞥见艾米丽和剧烈咳嗽的艾玛。
这是花吐症。
且说这位医生小姐......脸色白的也不大正常。
身为入殓师他自然知道怎么回事。
她们两个必须死一个。
不明不白的恨着不如死去。
也许吧。
这种感情让人搞不懂。伊索内心道。
--
“我来了呀。你有没有等很久?”
--
and.
这个刀我也觉得莫名其妙......算了bebebe过去吧
明明是双向暗恋来着(

梗缘图。
诸君我只是很无聊。
*ooc个人理解极重!!我谢谢您麻烦看清
*是佣兵推演
---
“支配战争的,从来不是士兵。”
  ---
新兵入伍。
  他一直以为,军人是要将生死抛弃,无畏什么。更不允许背叛。
  “廓尔喀弯刀不该向同胞挥舞。”
  是信仰啊。
  常在战场上杀人。就要时刻做好被杀的准备。奈布一直有这个觉悟。
  只是觉得。不应该窝囊等候敌人怜悯吧。
  ---
出现了意外。糟了。
   尽管早就做好准备,但在这一刻,真的有人会无畏吗......?
  值得庆幸的是。他有不错的同伴,来掩护他突出重围。
  只是......身负重伤。
  奈布心中对自己默念道。不要抛下队友。无论如何。
  暗杀呀。奈布瞥了一眼旁侧生死不明的同伴。
  “这一次,必须成功。”
   ----
  “你们。不要再猎杀驯鹿了。”奈布眼神直直的望着同伴。
  他们是军人。
  “军人?”
  那是什么狗屁呢。
“.......护卫放过你们了。”
不该再干这种事了。
不该心怀感恩吗......?
那又如何。他本不该有怜悯之心。
这些人。真丢军人脸面。
许是从那时候开始,对军人的见识有了动摇?
谁又知道呢。
---
“我与他们无法交流,他们......无可救药。”
廓尔喀弯刀不该向同伴挥舞。
他有自己的规则。
也许。他需要离开。
---